这个浙江小镇造了全球1/3的伞,5000元一把高端伞能否撑起未来?
http://www.31hwyp.com 2019-09-06 10:00:17 天下网商

  “全球三把伞,一把崧厦造。”

  天下网商记者章航英

  从绍兴东站出发,往北开车不到5千米,如果看到路旁伞形雕塑,路上导航标识中皆有“伞”,那么欢迎你来到伞的世界。

  上虞崧厦,位于浙江东北部,北濒杭州湾,南临新城区。8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了1500多家伞企,每年制伞超过5亿把,生产总值超过百亿。2002年,它被誉为“中国伞城”。

  “全球三把伞,一把崧厦造。”勤劳的崧厦人用一针一线缝出了人类头顶这片小小的天空。四十多年过去了,伞城依然是伞的天下,小镇很多人还是围绕着一把伞忙活,伞却渐渐已经不是原来那把伞。

  什么撑起了这座东方伞城?

  伞城最新的CBD,是一个规划面积达15万平方千米的“中国伞城商业广场”。

  广场中心是一幢科创中心,融合了研发设计、检测检验、伞博会等孵化地。绕着广场走一圈,上下游各个环节应有尽有,甚至与电商有关的专业雨具拍摄、淘宝详情页面制作业务也如火如荼。

  配合着特色小镇的打造,伞城俨然已成气候。而一开始,它却是起步于走街串巷的修伞匠。

  60年代开始,崧厦人开始前往哈尔滨、越南等地修补雨伞,维持生计。80年代,天玮伞业董事长潘国华加入其中,当时修一把伞能赚上几毛钱,只能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如今,据绍兴新闻报道,崧厦镇的天玮工业园区占地7万平方,一年总产值超过3亿。

  友谊诺菲伞业创始人吕苗芬也是从经营伞布起家。她判断出随着时代发展,补伞行业一定会被淘汰,于是靠着经营伞布积攒下来的七八万元钱,办起了家庭作坊式的友谊伞厂。

  从修伞匠到家庭作坊,再到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崧厦生产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伞,撑开来可以覆盖整个地球。

  一个沉重的事实是,崧厦伞多,却主要靠低端手工制造业。据蒲公英伞业总经理蔡标介绍,一把普通崧厦伞价格十几二十元,更低端的甚至10元以下,低端伞的毛利率仅为5%左右。

  一些伞企会将一些环节进行外包,比如将伞骨与伞面缝合的环节。手工缝制一把雨伞工人获得的报酬仅为3毛钱左右。而缝制一把五折伞,工人需要至少缝上30针。

  比口红还轻的“羽毛伞”

  缝伞只是制伞工艺中的一道。在一个样品打造车间,记者见到了一把伞的“前世今生”。

  一把伞设计完成后的制作阶段并不复杂。送到打样车间的时候,大块伞布已经印染完成,在车间它将经历裁片、拉边、合片、缝制,以及伞珠、伞尾、伞头、伞带等一连串加工过程。

  事实上,这个名为“紫丁香”的高端伞品牌,脱胎于一家产量已上规模的大伞企天玮伞业。去年,创始人贾勇坚定了转型做内销、做高端伞的定位,一年下来,订单就没停过。

  一款小巧精致的“羽毛伞”格外引人注目,它的重量只有79g,比两根口红还轻。伞柄用的是5000元价位高端伞才用的碳芯。它的伞面也很特殊,不仅轻薄,而且还防晒。这把伞零售价百元以上,淘宝店上新半个月,供不应求,已经生产第三批了,开天猫店便在下一步计划中了。

  工作人员小金介绍,不同国家的人对伞也有着不同的要求。比如,日韩对伞的要求是小精致;欧美喜欢大伞,更注重伞本身的特性,比如牢固性。中东地区的人们则对价格比较敏感。国内消费者更“挑剔”,会考虑美观、搭配、种类、功能等,尤其是防晒功能。

  工艺文创伞是这个工作室的主要品类。比如一把兰亭集序伞,伞面上全是书法家王羲之挥舞的笔墨。它的伞柄,据说是从绍兴东山脚下挖来的竹根制成;一把素色车马图的雨伞,面料来自日本,生产这类布匹的织机每天只能织布10米,因此面料稀少珍贵。且它的伞面上布满甲骨文,而图案则是由特殊的提花机提上去的。据说,这把伞价值在5000元以上。

  紫丁香创始人贾勇同时也是“红点”设计师,对细节有着极致的追求。他曾经设计了一把叫做“初雪”的藏青色蕾丝格子伞,缓缓打开,发出的声音就像双脚踩在厚厚的雪地里发出的声音。

  高端伞的威力有多大?

  “初雪”丝质伞面,古法璎珞,青花瓷手柄,成本一万元以上。这个价格,当然无法在市场流通,然而此种尝试却是在探索伞的无限可能。这其中,或许隐隐关联出伞城的命运。

  要做品牌、搞发明、做高端——大约在10年前,蒲公英伞业就开始转型升级了。

  见到蒲公英老板蔡标的时候,他一面与工作人员沟通最新注册的几个专利,一面说,“我是不希望这么快上线,猫爪伞的模具是我们开的,还没来得及申请专利,现在都是这个伞,真郁闷!”

  蒲公英品牌创始人蔡标

  蔡标算是第一代制伞人,蒲公英到如今已经有33年的历史了。比较特殊的是,蒲公英一开始就具有了品牌与专利意识,并且坚持走高端路线。围绕着这个思路,蒲公英每年在研发投入上占到销售额的5%。“这个比例在制伞行业是不可想象的,大家都说我疯了。”蔡标说。

  “疯”的结果是进入高速发展期。过去的两年,蒲公英的销售和利润都成倍增长。今年,由于经济大环境影响,在许多伞企出现亏损的情况下,蒲公英也获得了50%以上的增长。

  在这之前,蒲公英利用互联网,做了许多铺垫。比如,2012蒲公英开了第一家天猫店,第5个月做到了销量超百万。此外,蒲公英还入驻了亚马逊,作为对外展示的一个窗口。

  在蒲公英公司的一楼,陈列着一个伞品展厅。其中就有被中国驻外大使馆作为国礼赠送外宾的圆明园兽首十二生肖伞,伞柄手把是一定比例缩小的圆明园十二生肖,标价2980元。

  伞城的明天在哪里?

  制伞业,不仅门槛低,而且利润薄,恶劣竞争不断。“95%的企业在打价格战”,蔡标表示。

  制伞的利润并不高,5%是平均水平,8%已经是不错了。早期崧厦制伞人很多时候在做着类似“搬运工”的工作,由于缺乏自主品牌创新,利润在层层摊薄中消失殆尽。

  经过几十年野蛮发展,崧厦伞业似乎步入尴尬的瓶颈期。据“浙江新闻”报道,尽管当地伞业制造率占全球1/3,伞业产值却仅占全国1/3。并且,去年伞业的销售与利税均出现下滑。

  不止如此,崧厦伞业的发展,还面临传承的问题。年轻人,再也不愿意来车间做一个制伞工人了。但是,工人们却越来越老,大多40往上。

  “他们不可能80岁了还在工厂干。这是一个残酷的,没法改变的事实。”蔡标说,若工人紧缺的态势无法趋缓,自动化是一个趋势,将产业转移到一些欠发达国家也是一个选择。

  如紫丁香和蒲公英的自主品牌之路,在遮天蔽日的混战中算是开了一个口子。蔡标透露,蒲公英的毛利率在30%,是传统伞的5、6倍。而“互联网+伞”计划,让这些电商品牌得以抢占高端市场。

  去年,一个中国伞业跨境电商中心项目在崧厦落成,“线上交易+线下展示”的运行模式正在试验和摸索中。再过一个月,崧厦第三届伞博会将在上虞华通体院馆开幕。

  那天,记者在崧厦伞城商业广场中偶然遇到一个小小的电商特供印染店面。店主是一个腼腆瘦削的小伙子,他的业务很简单——在工厂送来的成伞上印染上品牌logo。三个人一天可以印1000个,每个可以赚1元。他对这份工作知足,“不像工厂上班,现在很自由。”

  他笑着说:“我们只是崧厦伞业大潮中的一滴小水花。”

文章关键字:
投稿箱:
????????如果您有原创企业新闻、技术文档、选购指南、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苹果--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知识、行业图书、管理理念或进行资讯发布相关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投稿QQ:2044024824,投稿邮箱:zxn@netsun.com,投稿电话:024-83959307 。

客服
热线

024-83959307
网站服务热线

生意
名片

微营销
拥有自己的手机名片